Hsort主站 | 官方论坛 | 5分类联盟 | 数字杂志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投稿 | 版本切换  
   
热点新闻  
民间古籍收藏保护大家谈

    6月27日,由藏书报与青岛名家美术馆联合主办的“民间古籍收藏保护(青岛)论坛”在青岛举办,与会专家就民间古籍收藏与保护的现状、有效途径,古籍拍卖的趋势等进行了深入探讨。现将与会专家的发言作简要整理,以飨读者。

展览、论坛、拍卖相结合是很好的模式
翁连溪(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古籍鉴定专业委员会委员):
展览、论坛、专家讲座、古籍拍卖相结合是非常好的形式,此次论坛实现了这一点,是一个很好的模式。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实施12周年。据了解,国家图书馆将举办古籍传承大展,遴选有代表性的国家级馆藏单位和各省市馆藏单位的藏品参展,还有一个板块是民间藏书家所藏珍贵古籍。这也可说明,民间古籍收藏是古籍传承的重要力量,得到大家的关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此次山东民间古籍展览也算是预热,展现了民间藏书家的不少珍贵藏品。我建议,每次展览最好能出个图录,留作资料,并可作为宣传品,方便之后活动的开展,也有利于古籍保护的宣传推广。对民间藏书家,我们应该多关心多支持,藏家之间互相多交流,多增进了解,共同提高。
关于古籍拍卖,这20多年来,我们能看到有很多重要的古籍从国外回流。中国书店有位老师收了一辈子书,就是没见过宋版佛经。而中国书店的彭震尧老师,他就曾经手将不少重要的古籍回购给国家图书馆。我去日本考察时,看到日本的寺庙、藏书机构藏有大量中国佛经。我想,如今的中国国家富强,人民生活安定,生活水平提高,中国人现在有实力从国外购回流失的古籍,能将古籍带回中国加以收藏就是对古籍很好的传承。希望大家多关注古籍收藏,多在这方面投入精力。

民间收藏期待得到更多关注与支持
刘洪金(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委员、藏书家):
我是山东众多藏书爱好者中的一员,在多位专家、书友的支持和帮助下,收集了一些藏品,主要是涉及山东的旧籍,但是和全国知名的藏书家相比,差距还是很大。此次展览和论坛由山东的书友发起,藏书报和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大力支持,大家共同努力促成了此次活动,能和大家一起为古籍保护事业做一点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山东的藏书历史悠久,肇始于春秋时期的孔子。孔子的八世孙孔鲋在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把家族传承的图书藏在墙壁内,保存了不少古文经书,这就是所谓的“鲁壁藏书”,对后世经学的传承有深远的影响。在宋代,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收藏了大量图书和文物。金兵入侵,他们为逃避战祸仓皇南渡,随行的有大批的图书古物,但因为路途艰难,携带不便,只能边走边丢,最后只剩下残书三四种,可见在他们眼里,图书是多么重要。明代,出现了李开先等著名藏书家。清代的王士禛、李文藻、周永年、刘喜海、马国翰等,都是闻名全国的藏书大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海源阁,是清末四大藏书楼之一,它融合了南北两大藏书体系,在藏书质量上比其他三座藏书楼更胜一筹。现在国家图书馆所藏的国宝级古籍,海源阁旧藏占了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民国时的著名藏书家王献唐,冒着生命危险载书南迁,为保存山东文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新中国成立后,山东在古籍收藏方面作出贡献的也有很多。像青岛藏书家张鉴祥的千目庐藏书,就是非常有特色的专题收藏。当前,山东的民间藏书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从收藏的群体来说还是不小的。但是,还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大藏家和重头藏品不多,本地流传下来的古书不多,政府、企业介入的还比较少,民间古籍收藏缺乏来自政府部门的关注以及多方面的有力支持,希望社会各界帮助山东的藏书家把藏书事业做得更好。

对活字本的鉴定仍应重视
宋平生(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委员、古籍鉴定专业委员会委员,古籍版本鉴定专家):
中国人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但是国际上有些人不愿承认。比如韩国人就声称活字印刷是他们发明的。其实,韩国人只是在毕昇发明泥活字印刷术之后,发明了铜活字印刷术而已。还有一些欧洲人也和我们争活字印刷的发明权,这说明我们对中国发明活字印刷术的宣传还不够。    
由于活字印刷的古籍印数一般都不多,多则几百部,少则仅数部,流传下来的就更少了。
我在编纂《中国活字印书总目》时,发现图书馆的编目人员由于见到的活字本比较少,著录时缺少经验,就难免出现失误。比如同一部书,有的图书馆著录为刻本,有的馆著录为活字本,还有的馆著录为铅印本……一些书店和拍卖行也是如此。
那么,如何提高鉴别活字本的能力呢?人们通常用古书板框四角的拼缝来鉴定是否为活字本。但有的书拼缝很小,不注意是看不到的,仅仅凭拼缝来判断是不是活字本并不全面。比如早期的铅字本,也有这种拼缝,所以不能光靠拼缝来判定活字本。同时,还要看横排的字齐不齐,如果不齐,一般有可能就是活字本。但有些宋刻本横排字是不齐的,那是因为当时的写工只画竖线而不画横线造成的。有人将这些横排字不齐的宋刻本鉴定为活字本,是不对的。怎样来判定那些横排字不齐的宋版书到底是活字本还是刻本呢?有一个办法,就是看板框和字是不是一起开裂。雕版的板框和字会一起开裂,板框处裂缝大,但裂缝越往里越小。而活字和板框没有关系,即板框裂,字不裂。也就是说,凡是板框与字一起开裂的,必是刻本无疑,不可能是活字本。由于时间限制,就不深入探究了。总之,关于活字本的鉴定,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引起重视,并加以解决的。

当下可见到不少碑帖精品,值得关注
孟宪钧(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委员、古籍鉴定专业委员会委员,古籍碑帖鉴定专家,藏书家):
此次活动有展览,有研讨,还有一场拍卖,在推动藏书活动开展方面是一种创新。多年来,我致力于碑帖收藏。碑帖被称为“黑老虎”。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近20年,随着国家经济、文化的发展,很多珍贵古籍备受关注,碑帖也是如此。我从小喜欢碑帖,年少时在文物商店花三毛五毛就可以买到一些。到了2000年,曾花两万块钱买了一件乾隆年间的拓本,对碑帖的喜爱延续至今。近几年好的碑帖藏品层出不穷,过去一度下落不明的很多东西、民间收藏的好碑帖,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我的很多老前辈一辈子见到的大都是清末和民国的碑帖,而我们现在则能见到一些宋拓、明拓。与老前辈们相比,我们是幸福的。可以说,现在是一个好时代,碑帖收藏的好时机,希望藏家重视对碑帖的收藏。

民间藏书的调查、利用应提上日程
何朝晖(山东大学教授):
现在我们国家非常重视古籍的调查和保护,实施了“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对公藏单位所藏古籍的调查和保护已取得很大成果,近几年对海外汉籍的全面调查也开始启动。在这样的大趋势下,民间古籍收藏理应受到重视。
去年,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成立了,我觉得下一步应该把对民间藏书的调查、利用、共享提上日程。当然,私藏和公藏是不一样的,公藏本身就具有公益性质,有向公众开放的责任和义务。私人藏书具有私人性质,藏书家并没有责任和义务向社会开放他们的藏品。中国有历史悠久的藏书传统,有一种看法只强调中国古代私人藏书的封闭性,这一点我不是很赞同。古代有一部分藏书家是向公众开放他们的藏书的,甚至专门为了公众利用而藏书。还有很多藏书家,出于保护珍善本的需要,不向公众开放藏书,但他们也通过其他方式让社会能够了解、利用他们的藏书。一是编制私人藏书目录和藏书志;二是通过印刷出版,尤其是丛书的出版,让他们手中的珍善本化身千百,广为传播,为学者、公众所利用。古代藏书家做这些事有亲力亲为的,也有请学者来做的。现在我们不少藏书家的工作比较繁忙,抽不出身或没有能力来做这些事情,我想可以借助学界的力量来完成这些工作。现在很多高校古文献专业的学生非常希望得到接触古籍善本实物的机会,如果让他们参与进来做一些工作,对藏书家和高校来说是件双赢的事情。在当今互联网时代,我们还会有很多新的手段能够让民间收藏的珍善本为学界和社会所知、所用,希望中国古籍保护协会民间古籍收藏工作委员会能够在这方面多作一些探讨和尝试。

雕版收藏对古书鉴定有重要作用
刘甲良(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雕版组组长、古籍研究专家):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成立后,汇集各宫殿图书于图书馆。除文渊阁《四库全书》、《古今图书集成》、摛藻堂《四库全书荟要》之外,其他各殿藏书都汇集于寿安宫,逐一编目分类整理录入。后来又陆陆续续获得很多捐赠。最丰富的时候,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的藏书量达到了50多万册。民国时期,文物南迁去台有1334箱。新中国成立后,故宫先后支援23个单位的建设,图书馆藏书由50多万册减少到30多万册。现在故宫博物院公布的文物总量是186.269万件,其中雕版的数量是24万余块,比较珍贵的有20多万块。雕版藏品,最早的是明版,体量最大的是清版,还有一些民国时期的版,大多为内府雕版,但有一些雕版来源尚需进一步考证。目前雕版仍在继续整理中。我们还调研了宁波天一阁、浙江图书馆、湖州嘉业堂,扬州雕版博物馆、南京金陵刻经处等馆藏单位雕版的存藏和保护情况。雕版对书籍的鉴定有着很强的实物印证作用,如通过雕版挖补等情况可以看出版本的递修,通过书版的版式区别内府版和地方版。雕版的巨大价值值得重视和进一步研究挖掘。         (下转第4版)

 
热点新闻
评 论
HSORT 软件团队 北京水天科技有限公司软件部 版权所有 冀ICP备08007478号
地址:河北省 石家庄市 新华区红星街8号 3-3-402 本网站内容(图片、文字)由本站所有,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它网站